卿笑北

要杀多少人,你的刀才够利?要谁爱你,你才不孤独?

这俩人真的,没眼看没眼看👏

    真诚希望这个百度百科能尽快更正,这对顺懂家造成了很大影响,因为一个不知道谁写的百度百科导致cp粉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被误会栽赃,甚至导致顺懂女孩被很多不相干人员跑到lof家门口骂了个狗血淋头,所以希望想想办法能尽快更正以免闹得越来越大,不然对谁都没好处。
    还有,希望看到这条lof的,想进来顺懂地盘撒野的朋友麻烦用脑袋好好想清楚,这件事,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发生的,事出突然,没人比我们更急,都担心被别人误会,所以麻烦不要在没有证据指向cp粉的情况下就跑我们tag里来骂人,一棒子打死一帮人,谢谢。
    最后,希望写这个百度百科的朋友麻烦不要再不合时宜的抖机灵,因为你的一个举动你想像不到会给大家带来多大麻烦,谢谢。

罪不当罚 1-5往事

第五章  往事
    认识?这关系已经显而易见了,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狗血桥段。
    方木是孤儿,这事在吸血鬼案的时候已经是人尽皆知了,他父母走得早,那时候,这个还不满4岁的孩子就被送进了T市的福利院,遇见了陈霆。
    那时候陈霆8岁,在福利院里四处吃得开,打架又肯下狠手,闹得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孩子追着叫老大,整个一孩子王的样。
    方木性格本就不是太开朗,明明就是个孩子却老成的像院子门口活了几百年的老樟树,木头的任谁都能站他跟前踹上两脚撒撒气。
    后来八成是方木又在被熊孩子欺负的时候陈霆实在看不过去救了他一命,自此就被那个糯米团子一样的木木粘在身上撒不了手了,满口的哥哥倒是叫的他心都快成能拧的出水的毛巾了。
    从那时候开始,陈霆就十分不厚道的玩起了养成,硬生生把方木拉扯到大。陈霆16岁那年,为了维持生计,供方木这个胡乱跳级的小天才读书,成功的一脚拐进了黑道歧途,跟着耀文哥一起混江湖混生活,倒也是搞得风生水起。
    认识的都说陈霆心狠,可偏偏对着方木他连句脏话都说不出来。他把方木当成了他的命,活不让他干,兼职不让他做,只安心念书,硬生生把从福利院出来的小孩养成了个少爷,还总苦口婆心的说着:方木啊,你要好好的。
    直到陈霆刚从大学毕业那年,本应该按部就班的生活,被人扔了个炸弹,把平静无波的日子炸的波涛汹涌,也炸裂了方木心里本就荒芜的稻草地。
    社团正争坐馆,陈霆是最热门的人选,这时候他无疑是被一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推向了风口浪尖。
    那晚,正好是周五的晚上,方木生日,把他叫回了家,准备了惊喜,准备了…告白。可连话都还没在嘴边熟悉好,就被从车里冲下来的人乱刀砍翻在地上。
    疼啊,陈霆浑身都疼,疼的他想掉眼泪,想见他的木木,想抱抱他,想听他说话,想说自己喜欢他,喜欢到恨不得天天看着的喜欢,转念又想,告白是说不了了,可哪怕今天先和他说句生日快乐也好,不然他的木木就又要生气了,他不想让他生气,不想让他不开心。
    费劲伸了手,够到手机,按了他放在特别联系人的号码,没人接听,只有一句:你好,我是方木,有事请留言。陈霆又想啊,还能听到他说话,真好:“方木,生日快乐…”他连想说的还没说完,就没了更多的声音。
    那晚,方木听了留言,等了陈霆一夜,又一夜,可陈霆好像消失了,他哪里都找了,翻天翻地的找,可这人就和人间蒸发了一样,彻底不见了踪影。

(那啥,我来解释一下为啥我就更了一章...我开了一辆番外车,但是不知道lo上经不经得起我这么折腾,所以,我先更一章,然后找个地方把车开起来再放链接。)

        

罪不当罚 停一天

lo主男神今天恋情公开,我有点受打击,然后还在准备把文搬贴吧的事,所以暂停一天让我调整一下心情,明天晚上更。(不会有人看的,顺便占tag致歉

罪不当罚 1-4缘,妙不可言

Space夜总会 11点27分
    夜总会幽暗的包厢里,摆设着几张不用看就知道很贵的皮沙发,沙发上坐着一位不用看就能感觉到很是危险的男人,传说中的黑道大佬,陈霆。
    恕我直言,陈霆这张脸长得是个人都得喜欢,眉目凌厉,鼻梁高挺,脸部线条十分冷冽,且是个传说中薄唇的无情人。
    头发略短有些凌乱,穿了件衣领直开到胸口的白衬衫,西装外套被随意的扔在一边,抽着烟喝着酒,翘着二郎腿随意又潇洒的坐着,一旁被叫来的陪酒小姐倒是看的小鹿乱撞,可倒是把坐在另个沙发上的阿祥和阿栋吓得一身冷汗。
    “阿霆,你这段时间真得注意点,让兄弟们跟着你,别一个人瞎跑,今时不同往日,你现在是坐馆,要真有什么事你让兄弟们怎么办?”阿祥斟酌的开了口。
    社团的事,自陈霆接手之后就换了大血,不卖&人,不卖&药,专门倒腾军&火,整个社团被他整的是训练有素、风生水起,出去报个名都没人敢惹你。
    可就在前些日子,他和另一个买家搭上线接上头,准备把手上这批军&火转手出港的时候,被陈霆的死对头给截了胡。
    火爆明,人如其名,性格火爆,急躁,好惹事的主,在陈霆刚踏进黑&社会的时候狠狠把人给羞辱了一顿,这事陈霆一直记着,想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没想到,这次还真自己送上了门,货被劫走,陈霆过去谈判,结果很明显失败了,两方人马连声都没吭就火&拼起来,这可让他找着了报仇的机会,一刀下去,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火爆明,死了。
    “对啊,对家现在由Irene姐接了手,你杀了他姘&头她不跟你急眼才有鬼,这女人心狠手黑,你多小心着点肯定没错,可千万别让人摆你一道。”这边的阿栋也是忧心忡忡。
    皇上不急太监急,这俩人急得是头都快冒烟了,可正主还是一声没有。
    陈霆把剩下的酒倒进嘴里,灭了烟,拎起西装外套:“走了。”总算是有了点声音。
   

  “妈 的,两个乌鸦嘴!”这才离陈霆刚出来不到二十分钟就有人找上了门,他有点后悔没听刚才那两只乌鸦嘴的话,现在感觉肠子都要青了。
    陈霆腿长,见着不对劲迈开两条长腿就跑,后面一小撮人拎刀掂棒的追,急起来连车都忘了开,陈霆是尽往些刁钻的路上跑,距离倒是被拉开不少,然后,慌不择路的进了那栋破洋楼。哦,不对,是早有预谋,媒体泄露了凶案发生的位置,这拉了警戒线,专门往这闯,他就不信那帮人敢来。
    可心机boy刚踏上二楼就撞见了个人,但这黑咕隆咚的,再加上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陈霆只约莫看到有个人影,怕他出声,也来不及多想,直接野蛮的扯住那人的胳膊往身前一带,一只手捂住嘴,一只胳膊勒住人躲到了墙角。
    “妈 的,那臭小子跑哪了?给老 子找!”
    “姓陈的,你给老 子滚出来!”
    “卧 槽,老大,这里还是别进了吧…今天报道刚死过人这还拉着警戒线呢,万一里头还有条子的人看着,撞见咱们可不坏了…”
    外头一阵兵荒马乱,嚷嚷着骂了一路才算走了。
    可有句话倒是不假,方木他…还真是来查案的,偷偷的来,这才刚走进来不过十分钟就被人给劫了。上一秒心里还打鼓说别让他正好撞上回来欣赏犯罪现场的凶手,下一秒,心念就又是一转,不对,听着外头的声音像是被追进来的,估摸着是哪个混黑的小混混。
    这边的方木脑子正飞速旋转,那边的陈霆心里可就不怎么正经了:这脸真嫩真滑,这腰真细真好抱,味道真好闻还是牛奶味的。痴汉。
    “你他妈摸哪儿呢!?”方木最终还是忍不住急了眼,扯下正对自己上下其手的两只手,跳出了陈霆怀里,扭头准备上拳头揍人的时候却傻了眼。
    “卧槽,阿霆????”
    “木木!!!”

罪不当罚 1-3网络暴力

警局
    “邰队,我们调查了一下死者的社会关系,张云非父母健在,没有兄弟姐妹,未婚,就连女朋友都没一个,无不良嗜好。生前在一家私人企业任职一名业务员,经调查,这家企业业绩一直很不理想,在濒临破产的边缘线起起落落,所以公司领导为了提升业绩开始不断压榨员工,频繁克扣工资不说还经常让职员加班,导致员工压力巨大,一个个的都苦不堪言。具他的家人说,死者的性格一向温和,也鲜少与别人起冲突,就更加没有会能让他招来杀身之祸的仇人了。”是上次吸血鬼案新调到邰伟身边工作的小助理罗艺,毕业成绩优秀,虽然没什么经验,但胜在工作认真一丝不苟,还有那么点机灵劲,倒是挺讨喜:“不过…我又去查了下他的一系列社交软件,微信和QQ没什么东西,不过,他的微博倒是…”
    “不是我说啊姑娘,我们这都等的快心脏病了,咱能别这么大喘气的吗?”从昨晚一直被折磨到现在的邰伟显然是没了什么耐心,伸手捏了捏眉心,催促道。
    “你们知道今年9月份自杀的那个明星吗?(绝无指代的意思,也绝无不尊重的意思,请不要有任何人对号入座)”罗艺突如其来的神秘感,让邰队有些抓狂,眼看着就要发飙,就又让方木接走了话头:“记得,闹很大啊那件事,抑郁症吃安眠药自杀,我记得是叫赖雨城。”事实证明天才的记性确实很不错,方木这个两耳不闻娱乐圈的倒很清楚的记着名字和具体细节:“做明星的,压力本身就够大,公司恨不得把人压榨干,结果又因为谣言跟黑料被网友骂的体无完肤,我还听说他虽然找了心理医生但没什么用吗?没有合理的治疗和引导,巨大的心理压力足够压垮他导致自杀了。怎么了?和案子有关系啊?”
    “没错,经我在微博上一系列简单的调查和“暗访”啊,我发现这个张云非虽然线下看着是个男屌丝,但竟然还是个在微博上小有名气的博主,当时赖雨城传出来黑料的时候,就属他骂的最难听最厉害,而且编出来不少谣言,把热度炒的挺高,涨了不少的粉,赖雨城及其团队拼命进行澄清结果也没多大的效果,结果没想到后来赖雨城居然自杀了。你们说,这人的嫉妒心都能到这种地步了?有些网络暴力可真是够吓人的。诶,你们说会不会是哪个狂热粉丝动的手啊?”小姑娘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一句话,让众人都陷入了沉思。
    不过话说回来,这赖雨城是谁?
    现下当红的一线明星,和另一位叫做郎修齐的流量小生组成了双人组合L&L,凭借较为出色的实力和两张绝对帅气的脸算是成功在娱乐圈有了一席之地。两个人人帅心善,经常低调公益或者捐款,人品相当的不错。不过正所谓黑红黑红,你红了就遭人嫉妒,那源源不断的所谓的黑料就成了众人威胁的把柄和笑料,在这个微博时代,被大众炮眼所对准的明星,他们的评论和转发里就成了各种脏话和谣言的流放地。
    这位赖同学因为红了,所以被公司压榨,所以被众人因为所谓的黑料而炮轰,所以连家人都开始不相信自己,所以患了严重的抑郁症,所以连医生都不相信他生病,所以连自己都救不起来自己,所以在某天服用大量安眠药,自杀了。
    你看,雪崩发生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罪不当罚 1-2献祭

12月21日  5点16分  方木家
    冬天,天也是每天都亮的更晚了点,这才五点刚出头,太阳都还没个要露脸的意思,邰伟就一手拿着刚买的冰激凌一手拿着刚在案发现场乔兰塞给他的钥匙,噼里啪啦的一阵抖擞算是晃开了方木家那扇快被他咣当掉的门。
    这刚进门把甜筒塞进嘴里,就直接跑到床边,干脆利落的架住方木的两条胳膊跟拽猫似的把人给扒下了床,拍了拍他脸企图让他清醒清醒:“方木!小祖宗!诶,快快快,别睡了,醒醒,赶紧的跟我去趟队里,有案子你赶紧的!”
    方木的睡眠一向浅,邰伟撬门的时候他就醒了点,迷迷糊糊地心里也是一阵慌,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吆喝了一通,把仅存的睡意全给吓了个精光,反应迅速的随手扯了件外套就一脸懵比的被拽下楼扔进了车里。
    “什么情况?”方木也懒得矫情,抱着邰伟给带的咖啡就抓紧问他出了什么事这么着急忙慌的来找他。
    邰伟车技不错,一边开着车在路上飞奔,一边瞅了瞅方木被冻的泛红的一张小脸,抬手开了暖气也没废话:“西区长门楼的安盛二中后面有栋破洋楼,政府说是准备改造但也一直没动静,时间长了就被附近的人叫成了鬼屋。昨个夜里,学校几个不要命的小崽子翻墙出了学校准备去里头探险。”邰伟无语的摇了摇头端起咖啡喝了口才继续:“几个熊孩子进去之后啊,在二楼一个屋子里发现了一只死掉的成年男山羊。”
    方木瞬间瞪大了一双圆猫眼,一脸小心翼翼:“怎么现在死只羊也归你们管了?”
    邰伟有些哭笑不得,抬手呼噜了一把方木的头发又沉沉道:“那几个学生说,当时一地的血,羊死了,肚子像是被剖开又缝上了,他们好奇,干脆就用随身带的水果刀把线断开想看看里面什么东西,结果划开之后…里头掉出来的是具被肢解的尸体…几个人吓得赶紧报了警,我跟乔兰看了看之后觉得情况有点不好说,就先来找你过去看看。羊跟尸体现在正放在法医室,乔兰说等着你过去再说具体情况。”
    被尸解之后塞进了死羊的肚子里?羊?为什么不是别的动物偏偏是羊呢?方木有些不可思议,蹙了蹙眉,但也没在多问,两人一路沉默着进了警局。
    这厢车还没停稳当,那边方木就开了的车门跳下了车直奔法医室。
    只见室内放了两张解剖台,其中一张上放着一直体型颇大的山羊,而另一边放的是勉强被拼接好的尸体。
    方木站在远处,皱着眉看了看乔兰,又看了羊,强忍住从身体内部不断涌上来的恶心感,磨磨蹭蹭的站了过去。
    “死者张云非,男,26岁,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半个月之前,被肢解之后塞进了掏干净的羊肚子里,凶手的刀工并不是太好,尸块上留下了很多痕迹,手法并不是很老练,应该是初次作案。哦,还有,死者的牙齿被敲碎有一部分掉在口腔里,舌头和嘴唇都被割掉一起扔在羊腹里。”乔兰抬眼看了看方木,走到一边给他搬了把凳子,让他离远些别又恶心吐了。
    邰伟拿了份报告走进来塞给方木:“有头绪了吗?这是现场的照片,你看看有什么线索。”
    “割掉死者的嘴唇和舌头才是最主要的目的,尸解只是为了能将尸体尽可能完整的塞进羊的身体里,可他没有拿走这两样东西就说明他对这些没有需求,只是单纯的惩罚和报复,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凶手的心理障碍非常严重,犯罪现场虽然简单但整体的仪式感十分强烈,他把自己看做一个能够惩治别人的惩罚者。他在作案时内心十分狂躁,十分不满,应该是死者触及到了他的某个底线,才会令他如此疯狂。凶手在作案后又把羊肚进行了仔细的缝合,这时他心里非常虔诚,带着十足的崇拜感,让尸体和羊成为一个整体应该是为了向某个人献祭,从而进行祈祷。他还会继续作案的。”方木停顿了下,站起身走到羊的旁边,仔细想了想才又继续了自己的分析:“羊应该是某个人或其它什么东西的象征,具有相当的特殊性,不然凶手怎么会只选择用羊而不是别的动物?凶手的身高应该在174-178之间,年龄在25-30之间,戴眼镜,短发,并不邋遢,反而是个穿着打扮十分得体,说话十分条理又知识渊博的绅士型男士,肢解的手法并不利落,说明不是医生和屠宰场的人,可以查查在教堂附近生活或工作的人,还有老师。”
    方木连珠炮一样说完转身径直出了法医室,脸色很是不好看。

罪不当罚 1-1羊腹

已经有人成为榜样了,你想成为下一个吗?——《第五人格》

    无法在耀眼阳光下上演的戏码,却总是在寂静寥寥的黑夜里拉开序幕。总有生物喜欢在黑暗中睁开双眼,这是上天赐予他们的天赋,人再高级,也不过是动物罢了,当沦为在夜里被捕杀的猎物时,人也就不再是人了,而猎者也成了白色的鬼。

12月21日  午夜2点  长门楼  安盛二中

    上初中刚过一年的中二少年,正是天不怕地不怕血气方刚的时候。同个宿舍里的小男生们总喜欢半夜聊点刺激的倒是也不奇怪:“诶,阿什啊,我看你是不是写恐怖小说给哪个杂志社投稿了啊,怎么样,有啥灵感没给哥几个讲讲?”
    这个叫阿什的孩子,胆子大,总喜欢看恐怖电影找找灵感再写点不怎么入流的恐怖小说寄给杂志社,稿子审过了能偶尔挣点小钱。这时候这样被追捧一把无意让男孩子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莫大的满足,听舍友这么一说,他就来了兴趣:“我最新文章的灵感还是听包打听给我讲的,你让他再说说。”
    包打听是另个舍友,这叫法是别人开玩笑给起的诨名,好八卦,总喜欢打听点东西,一听见被点到了名也激动起来:“我听初三一哥们说的,就咱学校后头那个准备拆迁的小洋楼啊,里头闹鬼闹得厉害,说是大半夜的听见过有东西又是尖叫又是干嚎的,总之吓人的很,我一直都想去看看,怎么样?要不要一起?!”
    这年纪的孩子最遭不住煽动,一听全都起了劲,一合计,穿好衣服爬下床,拿了手机和两把水果刀就准备翻墙出去探险:“拿着两把刀,真要遇上什么了,也别怂直接干他丫的!”
    几个少年总算是翻山越岭历经了点苦难苟到了小破楼的跟前。这楼倒是有些年头,苏联援助时候给盖的,红砖房破破旧旧、摇摇欲坠,两层,没更多的了,因为早些年说是要拆迁,虽然一直没动工,但里头的住户倒是早搬了个干净。
几个孩子拿手机开了手电筒,结伴偷偷潜了进去,房子面积不小,倒是没什么特别,只有些破烂的家具还陈设在里头。
    “这没什么转头啊,怎么着?上二楼看看去?”阿什一向冲在第一线,为了证明自己确实不怂直接大步一跨迈上了二楼。这进屋一看倒是把它吓了个哆嗦差点没把手机都给摔扔了。
天黑,月光斜着从木头窗里打进来,正照在地上,照在一地已经干掉的血上,照在…一只死去的公羊身上,画面诡异的厉害…
    “卧槽,你们快看这有只死羊!!!”讲实话,他着实被吓了好大一跳,可反应过来就是热血翻涌的兴奋,赶紧召集了同行的小伙伴来凑凑热闹:“诶,你们看,这羊肚子是不是被缝上了?打开看看?”便抽了随身携带的水果刀,几人悄咪咪走过去,蹲下,眼疾手快的剖开了羊肚子,里头的东西哗的就掉了出来散在地上。
    这可完了。
    几个孩子有些愣神的看着这有些混乱的场面,随后抖着嘴唇、剧烈喘息后发出一声可怖的尖叫:“跑…跑啊!!”
    包打听被吓得有些腿软,跌跌撞撞的跑,一跤摔在地上,捂着嘴开始吐,可还是有那么点胆量撑着,哆哆嗦嗦的站起来拿起手机拨了110。
到底什么东西把几个大小伙子吓得恨不得眼前一黑呢?见鬼了么?不过,眼前这番景象还不如见鬼了。
    只见这羊腹里掉落的不是它的心肝脾肺肾,而是零落的尸块和,人头。
    那头是个男人的头,脖子下面不知道坠连着点什么东西,干了,黑红黑红的挂着。
    这男人长相并不如何好看,头发稍短但十分凌乱,面色一片死灰,瞳孔放大,死不瞑目,最诡异的是这个男人,没有嘴唇了。

罪不当罚简介

就先丢个简介,然后再放文试水。大半夜的估计也没人看。

全架空,霆木,黑道大佬x犯罪心理小天才。(这一对太苏啦,捧脸尖叫

全程破案(五个案子)+谈恋爱向。

不虐,he,只想让俩人安生谈个恋爱,虽然过程稍微可能会有那么一咪咪的曲折,不过恋爱的大致走向就是甜宠啦。

作者空有脑洞和可以和小学生媲美的文笔,其余一概没有。

文风诡异(奇葩的案子再加甜宠的谈恋爱怎么会不诡异

案件bug和不合理肯定是有的,毕竟我只学过一点心理学,其他关于法医啊破案方面我也比较瞎,大家凑合看着玩吧。鞠躬。

没有努力过的人,没有资格去鄙视那些正在努力的人。你不能因为自己变成了一个不痛不痒的人,就去嘲笑那些爱恨分明的人。